這粒蜜臘是多年前嬸嬸去南非玩時帶回來送給姆媽的.  我這樂天愛笑從不知老之將至的姆媽請人串上了瑪瑙木石玉珠子, 打上中國結, 掛在她那個可媲美小叮噹魔法口袋的手提包上, 一掛多年, 帶著是妯娌的感情,  也是她快樂的心情.
 
姆媽走後, 我們兄妹依著她的吩咐, 將她的首飾分送給了各個子孫兒媳和她娘家的晚輩, 我和小海各有一個由外婆傳下來的原本是一對的馬鞍玉腕鏈. 自小就見姆媽總是戴著一只在腕上, 我還曾開玩笑說" 姆媽, 你要換著帶, 才不偏心哪!"  她走的二年吧 ,還特地拿來曼谷讓金工師傅重新鑲過, 她說泰國的金工細緻, 鑲得新新的才好留給我姊妹倆.  姆媽走後,  我總會對著它掉眼淚, 戴了一陣怕做院子裡的花草事時把它給勾壞了, 也怕引人注目(泰國搶匪偏愛各種黃金飾品), 就收了起來.
 
倒是這串蜜臘珠子, 一直放在手邊上.  我喜它的溫潤不張揚, 顏色也討喜, 以前向姆媽討了好幾次, 她都拿件旁的吊飾想來打發我, 人都有劣根性, 得不到的都嘛是最好的,  所以我總是逗她要向她討, 她也總是不肯給,  討急了,  她就說一句" 我走了就是你的",  而我也回一句" 呸呸呸!  老爸說妳是"禍害遺千年."  這段對話好似成了我和姆媽每次相聚必有的橋段.
 
姆媽走後,  二哥拿著她那個魔法包上掛的好幾串吊飾給我, 我留下了這串蜜臘和一個銅製的牛鈴. 姆媽肖牛,  所以她說要掛個牛鈴. 想念她時, 我就拿起牛鈴揺一揺.
 
我常用的包包有3個,  各掛著來自姆媽、老友和牛哥的吊飾, 它們有著各自的故事.  偶而見著了可愛的吊飾, 我也會挑個合適的送給朋友, 希望她常掛著就像我記掛著她一樣.


蜜臘就是琥珀,因含琥珀酸較高所以不透明,因此商人們就叫它蜜臘, 真的蜜臘的功能與琥珀一樣 ,蜜蠟戴久了因人體溫的關係,琥珀酸減少會慢慢變成透明的琥珀。
 
   辨別蜜臘真偽的方法也跟琥珀相同,一般都用火燒法,若不方便火燒,可用一根細針,火烤熱後刺入蜜臘或琥珀, 然後趁熱拉出, 若產生黑色的煙及一股帶著松香氣味的就是真琥珀。 若是冒白煙並產生塑膠臭味的便是塑膠合成的膺品,另外在拉出針時, 會"牽絲"出來的是假的琥珀, 真品則不會。 ---孤狗大神如是說.


本文取材自:  
tahai 的三天打漁五天曬網--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DMW 的頭像
FDMW

FDMW的部落格

FDM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